95后偷车党惠州狂作案 被抓后父母称管不着

2015-04-27 16:52:02 浏览次数:133

警方缴获的车牌和作案工具。


 

偷车团伙核心成员中竟有未成年人。4月16日,惠州市公安局联合汕尾、广州、东莞三地警方擒获一个特大跨市盗车团伙,该团伙16名成员中,有10人属“95后”。惠东县公安局昨日通报,该团伙在惠州盗窃汽车、摩托车3 0多辆,得手赃车往往被他们以3万元以内价格贱卖。警方目前已经成功追缴被盗小汽车10辆。

偷车人技术并不高明

今年1月至3月,惠东、惠城等地警方接连收到不同车主报案汽车被盗。与往年多是中低档车型被盗警情不一样,这些报案者中,有不少人称失车是中高级车型。

惠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反机动车盗抢大队刑警曾分析,在惠州车辆被盗的警情中,很少涉及中高级车型,因为这些车型防盗性能好、停放位置较安全、转手较难。但今年1月2日,惠城区东湖0号小区一名业主报案,丰田汉兰达越野车被盗;1月4日,惠东图书馆门前白色丰田汉兰达被盗;1月5日,惠东街坊南路华兴酒业门前一辆丰田凯美瑞被盗……

惠东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一中队中队长陈焕勇介绍,一系列案件的发案地点集中在惠东县城的主干道,警方在侦查中盯上了几伙从汕尾海丰来的年轻人,“他们懂得较多反侦查手段,但时间比较有规律,大多是凌晨3点到惠州,凌晨4点多离开。来之前会一起吃顿夜宵。”不过,这些人其实对车型并无特殊偏好,技术也并不高明,盗窃一部车动辄需要20分钟以上,“虽然盗窃了很多次,但看得出都是自学类型,并不熟练。”

从汕尾流窜至莞惠等地作案

专案组民警历时三个多月,辗转汕尾、东莞、广州等地,充分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作案、活动轨迹,初步认定该团伙来自汕尾。团伙以施某威(男,21岁,海丰县人)、林某豪(男,18岁,海丰县人)为首,成员人数达20多人。作案特点主要是采取时合时分的方式,从汕尾流窜至惠州、惠东以及其他周边城市,得手后销回汕尾。

在海丰警方的支持下,专案组民警进一步掌握了团伙相关嫌疑人的基本情况,并于4月16日决定实施抓捕。当晚2时许,由160余名警力组成的17个抓捕小组分赴汕尾、广州、东莞等地展开统一抓捕行动,带回犯罪嫌疑人29人,缴获作案工具一批,追缴被盗现代、丰田、东风日产、五凌牌小汽车10辆。经审讯,犯罪嫌疑人对多次流窜到惠州、惠东、东莞等地盗窃小汽车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昨日陈焕勇还透露,在抓捕中,2名主要嫌疑人察觉有人跟踪,曾携女友前往广州、东莞两地“旅游避风”,为此警方临时增加2个抓捕组,最终顺利将他们擒获。

嫌疑人年龄尤为引人注目

惠东警方介绍,被带回的29名嫌疑人中有16人被认定属于盗车团伙,其中有14名嫌疑人被刑事拘留、2人因年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被处少年教养,其他人员被释放。该案中,嫌疑人的年龄尤为引人注目。16人中有10人属“95后”,今年均不满20岁。其中有3人在16岁至18岁之间,2人不满16岁。

他们有人专门负责盗窃,有人专门负责销赃,有人专门负责接赃。接赃的往往是整个盗窃的组织者,“其中一个接赃人,能将一辆十多万元的车压价至1 .2万元或者1 .3万元。”警方侦查发现,这些年轻人均未有正当职业,生活模式基本是在夜间活动,上半夜打牌、上网,下半夜外出偷车。活动范围除了惠东,还有陆河、梅州等地。另据透露,团伙中有3名未成年人直接参与实施盗窃,“偷车技术并不高明,但反侦查意识很强。”

陈焕勇介绍,多名未成年嫌疑人的父母被警方问到希望如何处理时均称,“你们警察去管吧,在家里我们也管不着。”据了解,这些年轻人平时喜欢在海丰县城公园附近的档口聚集打牌赌博,与父辈的作息规律正好相反。

除了家庭教育缺失之外,民警们认为周边的“盗车环境”也是重要的原因。在海丰及其周边的汕尾县市,盗车案件多发,销赃渠道多见,这让年轻人对偷车产生了“见怪不怪”的认识。记者查询获悉,海丰县因盗车问题突出,2009年曾成为公安部挂牌整治的全国16个重点县市之一。

[幕后]

头目1

18岁的他是团伙“领袖”之一

今年3月刚满18岁的林某豪是海丰县城当地人,面相仍显稚嫩,警方一度将他仅作为6号人物追查,但最终,他因参与盗车的次数及组织者的角色,被确认为团伙的2个为首者之一。林某豪称,自己中专毕业后曾在洗车场工作一段时间,此后则给做生意的父亲帮忙。

惠东县办案民警介绍,第一次接受审讯时,林某豪仅供述了4宗,但此后随着其他成员的坦白,最终承认盗窃汽车、摩托车达14辆。其中每辆获利少则2000元,多则5000元。

林某豪供述,他在酒吧认识了专门销赃的嫌疑人阿飞,此后才渐渐开始盗车。他经常开着一辆日产骐达轿车,伙同他人到惠东平山、吉隆等地“下手”。今年1月4日-5日,他接连在惠东平山和吉隆盗窃3辆摩托车,此后摩托车被他和同伙骑回海丰。不料其中一辆装有卫星定位,但侥幸的是,警察根据卫星定位追到家里时,他恰好不在家而逃脱。

这次的侥幸让林某豪胆量更大,2月底3月初,他和同伙继续在惠东平山疯狂盗车,针对的目标则调整为五菱宏光面包车及现代瑞纳轿车,据称这是因为一名同伙对这些车型如何开锁特别“熟手”。

头目2

连买2辆赃车自用他毫不畏惧

团伙另一个头目施某威今年21岁,家族做小米生意。本来,施某威在跟随家里做生意也容易赚到钱,但他最终认为倒手赃车来钱更快。

施某威绰号“老肥”,比团伙内多数成员年龄更大的他,被评价为“胆子够大”、“压价最狠”。

被形容“胆子够大”是因为施某威经常自己驾驶赃车随意出入。施某威被警方查获拥有一辆二手丰田凯美瑞和一辆锐志,2辆都是赃车,是他从陆丰双坑的村里买来的,价钱都是3.7万元。民警称,施某威一度认为自己使用赃车不涉及违法,只要及时卖掉就没人会管。

此外,施某威之所以被认定为头目之一,主要还是因为他提供了假车牌,以及出借自己的车给他人前往外地盗车。办案民警介绍,施某威多会与盗车者议价,“价值四五万元的车在他手里,一般报价1万元出头,以后再加价2000元到3000元卖出去。”对十多万的车,他也是出价3万元左右,然后再加价快速转手。